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国际新闻网(记者 王玉伦)贵阳消息:“2006年,水书习俗入选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欧海金成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水书习俗代表性传承人。”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是水族先民创制的一种独具一格的雏形文字,水族语言称其为“泐睢”,它是水族民间知识、民间文化的综合记录与反映,涉及天文历法、原始信仰、伦理道德、生产生活等诸多方面的内容。

水书文字仅数百字,文字符号体系独特,文本不能独立表达意义,需依靠会使用水书的水书师,结合口传内容作出解释才具有意义。几千年来,水书习俗依靠一代又一代的水书师通过口传、手抄的形式流传下来,它是水族古文字抄本和口传心授文化传承的结合。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被誉为水族的百科全书。水族人民丧葬、祭祀、婚嫁、营建、出行、占卜、生产,均由水书师从水书中查找出依据,然后严格按照其制约行事,并由此形成水书习俗。水书师掌握着水书的使用方法,在水族社会中有较高的地位。

欧海金今年83岁,是荔波县水尧乡的水书师。《陆道根源》是欧海金家传的水书宝典,属水书的基础读本,包含天文历法、消灾预测、婚丧建造、出行走访、祭祀祈福等内容。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1948年,14岁的欧海金正式开始学习《陆道根源》。他的祖父欧培做和伯父欧正平都是远近闻名的水书师,欧海金从小耳濡目染,对水书产生了深深的感情和浓厚的兴趣。

欧海金勤学苦练,加上长辈的谆谆教导,他很快掌握了家传水书宝典的内容。欧海金向当地的同行请教,取长补短,不断丰富自己的水书知识。通过多年的刻苦钻研,他终于掌握了水书的知识和技能,成为水书师。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几十年来,欧海金主持过的水书习俗活动不计其数。他为水尧及周边村寨的村民起房造屋奔波,为年轻人组建新婚家庭认真挑选良辰吉日,为村民祛邪消灾,为抚慰无数的亡灵忙碌。随着年岁的增长,欧海金已不能再出门主持水书习俗活动,但村民们在遇到困惑时,仍然会上门求教欧海金。

水书跟水族人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与水族人的生养死葬习俗密不可分,经过历史的重重洗礼,成为了水族人的精神支柱,而这一切离不开欧海金这样的水书师世世代代的社会实践和殷切服务。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欧海金一生培养了多名弟子,其中以大儿子欧庆能,徒弟姚覃军最为出色。在欧海金因身体原因不再主持水书习俗活动之后,欧庆能和姚覃军挑起了主持水书习俗活动的重担,他们谨记欧海金的教诲,以德为先,心向善,为村民排忧解难。

欧海金为水书的传承倾其一生,当他逐渐老去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徒弟接过衣钵,继续为水书而奋斗,那是一种无比的欣慰与满足,是一种完成使命后的无上荣耀。欧海金本应在这样的荣耀中安度晚年,但命运却未能让他如意。2017年5月,欧海金的大儿子欧庆能因病去世,这样的命运安排,对于一位80多岁的老人来说,有些残酷。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欧文春是欧海金的长孙,常年在外务工,父亲去世后,他选择回到家中,照顾爷爷的生活起居,与此同时,他正式拜爷爷为师,学习水书,承担起水书世家的责任与荣耀。

这天,欧海金再一次为传承水书习俗而努力,他叫来自己的重孙和村里的几个小孩,决定传授他们水书,由于身体原因,他已不能亲自授课,代他授课的是徒弟姚覃军。欧海金老先生静静地坐在一旁,听着孩子们朗读着水书,没有人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或许他强忍着悲伤,心里百感交集,或许在他的心里只有简单的使命与坚守。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水书习俗——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欧海金

在最近的几年里,徒弟姚覃军作为水书专家参加了水书国际编码提案的编写及申报世界记忆遗产的工作。空闲时,姚覃军在集市上买了几样欧海金爱吃的东西去看望他。师徒二人吃过晚饭后,开始共同研习水书。姚覃军把自己的疑惑一一向欧海金请教,同时还向欧海金汇报了水书国际编码提案的最新成果以及水书申报世界记忆遗产的最新进展。

欧海金满怀期待,期盼着水书早日进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晚年的日子是平淡的,他静静地坐着,看着远方的稻田,感受着岁月的寂静无声,像一位守望者,守望着这方土地,守望着灿烂的水书文化。

本文不代表 国际新闻网 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newst.com/china-news/2020/12/31/archives/1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