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禁毒战”下的人权现状

国际新闻网消息 人权专题

为应对非法毒品买卖,菲律宾推动“禁毒战争”的关键政策,该政策引发了包括法外处决在内的多项严重侵犯人权行为。人权捍卫者经常被诋毁为恐怖分子、国家公敌。

正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4次会议于日前对菲律宾的人权状况进行了审议。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菲律宾司法部长格瓦拉,以及来自各国的与会代表就人权捍卫者处境及“禁毒战争”等焦点问题进行了讨论

菲律宾“禁毒战”下的人权现状

©妇女署图片/Sigrid Jan Sibug |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4次会议6月30日对菲律宾人权状况进行审议,“禁毒战争”及人权捍卫者处境成为各方关注重点。

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向人权理事会提交了菲律宾人权状况报告,她表示,报告所指出的情况非常严重。菲律宾应对国家安全威胁和非法毒品买卖的法律和政策,在制定和落实的过程中严重影响人权,导致大量的杀害和任意监禁,对此类事件提出质疑的人士则遭到污蔑和诽谤。

巴切莱特:“报告发现,在2015-2019年间,共有超过248名人权捍卫者、律师、记者和工会会员遭到杀害,其中包括许多环境权利和土著人权利捍卫者。人权捍卫者经常被诋毁为恐怖分子、国家公敌,甚至是与新冠病毒一样的病毒。近期通过的最新《反恐怖主义法》更加剧了我们的担忧,批评、犯罪和恐怖主义之间的重要区别可能会变得混淆不清,我敦促总统不要签署该项法律。”

菲律宾“禁毒战”下的人权现状

© 联合国图片 | 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向人权理事会提交菲律宾人权状况报告。“拉普勒”案知名记者被判犯有网络诽谤罪

玛丽亚 · 瑞莎

现年56岁的瑞莎(Maria Ressa)出生在菲律宾。2012年,她在菲律宾创办新闻网站“拉普勒”(Rappler.com)发表了多篇揭露官员腐败的文章,还曾公开批评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并质疑其所推行的“禁毒战争”

2018年,《时代》周刊将包括瑞莎和卡舒吉在内的四名记者选为年度人物,赞扬他们不畏艰难、揭露真相的勇气。

菲律宾“禁毒战”下的人权现状

© 教科文组织视频截图 | 瑞莎于今年5月4日参加教科文组织新闻自由线上讨论会的视频截图。

今年2月13日,瑞莎在办公室遭到逮捕。起因是“拉普勒”于2012年发表了一篇由时任记者桑托斯撰写的报道,称时任菲律宾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科罗纳与该国一名商人存在勾结,科罗纳在报道发布后不久因隐瞒巨额资产遭到弹劾,并于2016年去世。

菲政府表示,根据该国2012年颁布的《反网络犯罪法》,瑞莎与撰写该篇报道的桑托斯涉嫌“网络诽谤罪”,两人均在被捕后的第二天获准保释。6月15日的有罪判决意味着二人最高可能面临六年的监禁,但该判决并非终审,二人仍有权利进行上诉。

联合国意见和表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凯伊表示,“这一判决标志着菲律宾对言论自由,尤其是独立媒体在国内开展工作的保护程度降到了新的低点。”

巴切莱特:“瑞莎的案件引发了许多关切,对于网络犯罪法的使用、针对诽谤罪名最高12年的刑期、以及担忧该案可能是出于政治动机,是因‘拉普勒’网站对总统和政府做出批评性报道而实施的报复等等。菲律宾的记者对于言论自由状况普遍感到深切的不安。我希望瑞莎的上诉能够成功。同时我需要指出,根据国际人权标准,监禁从来不是针对诽谤的适当处罚。”

菲律宾“禁毒战”下的人权现状

© 妇女署图片/Ploy Phutpheng | 今年2月,联合国妇女署亚太区走访菲律宾锡基霍尔岛玛丽亚地区,一座全由女性警员组成的警察局。禁毒战争相关政策侵犯人权

巴切莱特表示,菲律宾推动所谓“禁毒战争”的关键政策,以及政府高层对于暴力的煽动,引发了包括法外处决在内的多项严重侵犯人权行为。

巴切莱特:“打击非法毒品买卖的行动,在其开展过程中,对法治、法定程序,以及可能使用或售卖毒品人员的人权缺乏应有的尊重。杀害现象普遍和系统性地存在,且仍在持续。报告同时还发现了完全的有罪不罚,显示出国家不愿将法外处决行为的肇事者绳之以法。”

毒品问题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仅仅依靠执法部门强力打压难以得到有效控制。

菲律宾“禁毒战”下的人权现状

©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图片 | 毒品和药物巴切莱特:“就连菲律宾政府官员自己也承认,严酷的禁毒行动在减少非法毒品供应方面并未奏效。毒品问题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吸毒人员是出现了健康问题的普通人,不是罪犯。应对这一问题不仅需要执法,更需要公共卫生措施,采取此种方式的国家在打击毒品领域也更有成效。”

巴切莱特敦促人权理事会继续对菲律宾的人权状况保持关注:“菲律宾政府与人权高专办的工作人员在曼谷和日内瓦举行了多次会晤,但人权高专办并未获准进入该国实地开展工作。国家有义务对报告所记录的严重侵犯人权事件进行独立调查,在国内机制无法提供清晰和可衡量的结果的情况下,人权理事会应考虑启动国际问责措施。仅仅强调政府的高压政策在国内受到欢迎是不够的,政治领导层的职责应是尊重、促进和保护社会中每一个人的人权,尤其是脆弱群体。”菲律宾方回应相关政策侵犯人权

菲律宾司法部长格瓦拉(Menardo Guevarra)在首都马尼拉通过视频直播形式参加会议,他表示,部分所谓的“典型”案例被有选择性地用来对该国的公民空间、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做出仓促的判断

菲律宾“禁毒战”下的人权现状

© 联合国图片 | 菲律宾司法部长格瓦拉(Menardo Guevarra)在首都马尼拉通过视频直播形式参加人权理事会会议

格瓦拉:“菲律宾支持和鼓励基于事实的论述,和对每起事件功过得失的详细评估。但我们应当非常谨慎,避免将特定情况定性为‘系统性’,或将特定案件视为‘典型’。加强反恐立法在道德上没有任何模棱两可之处,在法律所规定的范围内,应对所有针对安全的威胁和挑战,是国家政府的责任。”

格瓦拉表示,指责菲律宾在“禁毒战争”期间存在“完全的有罪不罚”缺乏事实根据

格瓦拉:“名为‘菲律宾真实数字’的监督机制记录并公布所有基于证据的禁毒行动成果,覆盖全国4万2046个村庄,同时还公布执法部门的行动次数和法院审理的相关案件数量。在菲律宾国家警察内部审核机制的基础上,我们还设立了独立的跨机构小组,对出现人员死亡的5655次扫毒行动进行司法审查。”

“在执法人员越过法律界限时,专门小组会与受到影响的家庭沟通,提供可行的司法途径和援助。在有证据支持的情况下,菲律宾为审核及查实政府的不当行为提供了一切可能,指责这一体系中存在有罪不罚是站不住脚的。”

菲律宾“禁毒战”下的人权现状

© 妇女署图片/Louie Pacardo | 菲律宾南哥打巴托省科罗纳达尔市的一个家庭。

格瓦拉表示,安全和福祉是人权的首要组成部分,只有充分考虑这一背景,并详细了解菲律宾的实际情况,才能对该国的人权状况做出可靠的评估。

格瓦拉:“菲律宾珍惜我们新近取得的、经过艰苦斗争换来的民主,因此,我们对于毒品对民主的破坏和侵蚀深感担忧。我们的总统以实现没有毒品的菲律宾为承诺,开展竞选活动并成功当选。四年后的今天,总统和他的反毒行动仍然得到人民强烈和广泛的支持。作为一个民主国家,我们必须在这条持续获得人民坚定支持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菲律宾人权委员会代表杜姆皮特(Karen Lucia Gomez-Dumpit),以及菲律宾马尼拉雅典耀大学雅典耀人权中心执行主任圣地亚哥(Ray Paolo Santiago)也分别通过视频直播进行发言。包括欧盟、加拿大、中国、俄罗斯、法国、日本和英国在内的近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以及十家非政府机构共同参加了相关讨论。来源:联合国

发布者:新闻中心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inewst.com/un/2020/07/10/archives/8657